丝瓜影视无限电影app

【 .】,精彩免费!

骆轻衣轻呵道:“可我是世子妃,现在若是聪明的话,应该跪在地上像我行礼,亲吻我身前的大地,而不是用这般蠢姿态来说这种蠢话。”

犀利的言辞丝毫没有打退他的决心,倒不如让他显得更为兴奋。

他涨红着脸道:“可并没有和他成婚不是吗?况且世子已经死了,又不可能真嫁给他当寡妇。

我对的真心,日月可鉴,天地可证!相信我,只要愿意嫁给我,我定为所向披靡,征战沙场,建下不弱于叶家的战功,让风光一世!”

喉咙间的痒意又开始刺痛,她强压下不适,呵呵一笑:

“可我现在就已经比风光了,如今的我是全京都权贵的救命恩人,就连的狗命,也是我施舍给的,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谈的理想,的豪情壮志。”

“不过若是在一会还能够坚持现在这个念头,我便……”

燕天罡双眸发亮,充满期待:“轻衣待如何?”

骆轻衣缓缓转过身来,隐于风雨另一半张脸也随之显露全颜。

那是一张黑红遍布、如一只只毒蜘蛛肆虐残忍狰狞的脸,美感全无,只剩丑陋与毒恶。

就在她这么转身一瞬的时间里,那半张脸的毒意便终于不受控制的遍布蔓延她整张脸,看起来如同从地狱毒水里爬出来的丑陋恶鬼。

可爱嘟嘟圆脸女孩户外写真集

再无小南风雨佳人的半分影子。

天地之间的雨幕洗礼也洗不净她身体上的黑红毒污。

在燕天罡僵硬的面孔神情里,骆轻衣眉眼含笑道:“我便……真是佩服死了。”

“呕!呕!呕!!!!”

燕天罡如见恶鬼,又如见什么极为恶心丑陋的东西,连连后退狂呕,踩出来的疾步将雨水飞溅,打湿了裤腿衣衫。

此刻他眼中的浓郁情意爱慕尚未来得及完全散去,再配上他这么一副惊恐交加的绝望扭曲表情,实在是嘲讽意味十足。

看到这一幕,骆轻衣从轻笑逐渐转为大笑,从大笑转为仰天狂笑。

二十年,她第一次这般失控肆意狂笑。

风雨潇潇微雨,细绵小雨在她黑红的眼眶里蓄不出半分朦胧水意来。

微雨之下,有人无声哭泣,有人癫狂大笑。

有人高倚阁楼小窗,低垂眼眸,四尾散地,丧失魂灵。

“咳咳咳……”

中止那风雨里笑声的是抑制不住的咳嗽之音。

骆轻衣双手捂唇,狂咳不止,黑发自她消瘦的双肩垂落,很快那乌黑猩红的血沾满了她的唇齿,她的双手,她的衣袖。

可她眼眸仍是弯的,嘴角仍是微翘着的,显得很愉悦。

她凝视着燕天罡那宛如身后有恶狗追跑而仓惶奔跑的狼狈背影。

也不管对方听不听得见,她极为艰难的止了咳嗽,嗓音沙哑:“并未成婚,不代表着……我们不会成婚。”

三日后,一切回归安宁的京都里,传来世子娶妻大婚的消息。

……

……

凤陨宫,坐落于灵界太古七绝灵山之一的九齐山。

九齐山中传奇无数,最为广为人传的便是此山是由盘古创世时期,曾经遨游星海,惊天动地,召唤星

火,臣服于神界帝尊坐下的创世神灵凤凰涅槃归陨之地。

以骨化神山,以血肉化万千凤火神殿。

山中自古而结下风雪梧桐,知时知令,梧桐百鸟不敢栖,唯有身怀宙宇的神鸟之王凤凰择木而起。

创建凤陨宫的初代宫主,身怀神裔血脉,可被神山凤火收容。

一手创下灵界势力凤陨之名,以护养雏凤成年一展高飞于神界为己任。

九齐山,内含十三主峰,三十六内阁,七十二外阁。

凤陨宫记名弟子则居住在外山山门以外,负责看守山门。

外门弟子则居住在外山山门以内负责看守七十二外阁。

内门弟子则居住在内山山门之中,负责看守三十六内阁。

而九齐山内十二主峰则是凤陨宫真传弟子以及其上长老师尊们居所之地。

其主峰灵气充沛,高山巍峨,更有远古遗脉灵流,是极佳的修行洞天福地。

刚修完晨时课业的裴青云与一众同门师姐妹们踩着青石山道返回居所苏云阁。

苏云阁正是凤陨宫七十二外阁之一,立于山巅之上,能够看到远处连绵雪山巍峨,彼方熊熊火殿在天地大雪间里难消难灭。

一轮旭日东升,日光生生铺入山间清泉里,在飞溅的泉水清澈浪花里,倾洒出点点碎日金光。

凤陨宫每日清苦修行,光是晨时课业的剑课修行都是极为辛苦锻人。

裴青云额有浅浅薄汗,席地坐在阁楼小梯上与几名师姐妹们难得偷闲,饮上一壶山间冷泉。

裴青云面朝东际,俏脸之上带有微微黯然失落。

这时,她身边一名交好的师妹看到她面上神情,不由出声道:

“裴师姐何以神色如此沮丧,师妹可是听说裴师姐前些日子从岷归雪山中意外获得绝种稀世灵果往生果,有着提升修行境界极为显著的效果,更能续命千年之久,怎么还这般愁眉苦脸的。”

裴青云心中有苦难言,虽说她的确是成功获得往生果。

但与此同时,也因为她捡了一只小狐而导致隐师姐消耗了极为珍贵的沧海星魄。

此事宫主尚未知晓,故而祸事还未临头。

隐师姐也曾亲口答应过她,不会将此事缘由告知宫主大人。

可自岷归雪山回归之后,裴青云的一颗心怎么也无法落定。

她清楚知晓,距离隐师姐修行功法再度失衡反噬之日也极其之近,若是真出了事,此责非她能担。

况且岷归雪山一战,虽说她无伤而归,但对于惨败于那一众隐世宫外门弟子之事仍旧耿耿于怀。

诸事不利,那往生果的确最后落入了她的口袋之中,且不出任何意外的带回了宫门之中。

可她的贴身宫门凤剑也在那一战之中折毁。

凤剑是隐世宫内门弟子的身份象征,是在进入宫门之日,由授剑长老亲自授予凤剑。

每一名内门弟子只有一把,极为珍贵。

佩剑损毁,那便意味着技不如人。

对于凤陨宫弟子而言,是一件极为耻辱之事。

更遑论她是被一群实力不过凝魂的外门弟子打败损剑。

如此情况,宫门之内

的铸剑长老不会无偿替她修复凤剑,唯有提供出等价的贡献点才可。

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将那枚往生果兑换成了等值的贡献点,用以修复凤剑。

如此算来,倒还真是空手而归。

裴青云面上苦笑一阵,目光微闪,看到楼宇东篱下处,一道灵活的白色小影在山草里窜来窜去。

圆圆地小脑袋从草堆里拱出,一双湛蓝像水洗过一般的眸子滴溜溜地打量着众女,一点也不怕生。

尖尖长长的狐狸嘴里还吊着从小厨房新偷来的一只油汪汪鸡腿。

正是她获得往生果当日被隐师姐捡回性命的那只小狐。

裴青云面容无奈地冲着那只小狐招了招手:“狐狸过来,这又是去苏云阁厨房偷鸡腿了?要是让王师妹知晓了,又要拿擀面杖抽了。”

若说岷归雪山唯一的收获,怕是只有这只品种普通的小白狐了。

原本还想着就算这只小狐狸资质普通,可怎么说也是从隐师姐那儿获得了沧海星魄蕴体养魂。

再废的凡体若得如此一块凝实雄厚的沧海星魄,如何干枯如死海的丹田气海也能够充盈波浪滔天。

若是好好将这只小狐好好培养一番,训成妖兽坐骑也是一件极为美妙之事。

可她将这只小狐好生探测了一番,却是发现它体内气海严重亏空,难蓄方寸元力,一点战斗力都提升不起来,身板也永远的只有这么大。

莫说成为一方呼风唤雨的强大妖兽,怕是连成为一只代步的坐骑都能给她一屁股压死了。

裴青云忧伤的想着。

有人看到小狐在草丛里探头探脑,女人的天性自然是对这些毛茸茸的小动物大发爱心,连连招手逗弄。

陵天苏入凤陨山门,在这群女子的悉心照料之下,体内伤势大有好转。

内门弟子的物资药物总是不缺乏的,几日功夫下来,烧秃掉的毛发都蹭蹭得长了回来,圆滚滚地模样实在是招人疼爱。

看到众女朝它招手,喜滋滋地摇着尾巴就从草丛里晃了出来。

“小家伙,来来来,来姐姐这,姐姐这有上好的凝脂甘露,喝完身体棒棒哦。”

“都说女大十八变,这只小狐狸当初在咱们这的时候那般凋零模样,如今倒是生养圆滚滚的了。”

“啊哈哈,能不圆滚吗?每日偷吃厨房的烧鸡烧鹅,王师妹都快给这小家伙烦死了。”

一片欢声笑语之中,陵天苏慢悠悠地晃荡着脑袋。

结果……除去它脖儿上除了挂着那一串古铜小铃铛以外,还勾着一条细细的白缎软绳,细长的软绳后面,挂着一片柔软布料。

待看清那布料的款式与模样后,众女口中调笑之语顿时停歇下来,面色古怪的看着向她们蹭过来的小狐狸。

陵天苏扑通一下,十分灵活的窜入裴青云的膝盖上,很是聪明地用前爪捧着鸡腿啃着,没有让那油渍蹭到半点在她衣物上。

众女凝视良久,终于有人慢慢地伸出一只手来,拈起他背后挂着的衣物。

面色极其古怪憋笑道:“这只色狐狸,从哪里偷来的姑娘家肚兜,这也忒有本事了吧?”

(ps:那么问题来了,猜猜这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