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app污污污

杨景行到六点才去吃晚饭,神速解决了再回教室的时候看见了喻昕婷。天已经黑了,雨已经停了,喻昕婷穿着那件粉色的大外套,在白色的路灯下也变成了白色。她走得不紧不慢,左手提着小包包一甩一甩的,一不小心踩了个小水洼,连忙抖脚,弯腰下去看看新靴子,还取出纸巾来擦。

杨景行悄悄的跑上去,在喻昕婷背后用力一跳:“嘿!”

喻昕婷弹起头来,把脸上的惊慌换成笑容,又看看杨景行身后了站直说:“你没吓到我。”

杨景行问:“安馨呢?”

喻昕婷说:“她在寝室。好冷哦,你吃饭没?”

杨景行说:“吃了……怎么不戴手套?”

喻昕婷打开包包,先取出小塑料袋包着的苹果递给杨景行,然后再拿出花花绿绿的毛线手套戴上,拍拍手:“我回寝室了。”

杨景行问:“决定时候回家没?”

喻昕婷说:“放假就回。”音乐学院下个月二号放假,还有两个星期。

杨景行又问:“坐飞机还是火车?”

喻昕婷说:“火车。”

杨景行说:“家教挣钱了,可以坐飞机。”

忧郁女孩清爽迷人

喻昕婷摇摇头。

杨景行再问:“有人一起没?”

喻昕婷还是摇摇头。

杨景行就说:“到时候送你去火车站……票定好没?”

喻昕婷说:“只能提前十天,我和安馨想订一天的,一起去火车站。”

杨景行说:“那更好,我只用送一次。准备给家里带什么礼物?”

喻昕婷笑笑:“考完了去买。”

杨景行点点头:“回去吧。”

晚上十点,杨景行给陶萌打电话:“准备睡觉没?”

陶萌说:“还早,你在哪?”

杨景行说:“四零二。”

陶萌就问:“一个人?”

杨景行嗯:“想你了。”

陶萌沉默了一会,不责怪的说:“那你现在才打……下午认真学习了吗?”

杨景行说:“我也想认真,可是你一直打扰我。”

陶萌抗议:“我什么时候打扰你了……你烦人。”

杨景行笑。

陶萌又问:“你晚饭吃的什么?”

杨景行说:“随便吃的,豆腐豆芽豆皮。”

陶萌轻声问:“你一个人?”

杨景行又嗯。

陶萌说:“我晚上在家吃的,也有豆腐,还有鸡汤,虾和鱼。”

杨景行说:“好,明天中午我们不重复。”

陶萌又说:“雨停了……教室里冷吗?”

杨景行说:“我今天一天都觉得好温暖。”

陶萌说:“我在上,看校友录。”

杨景行说:“等我,我们见个面。”

陶萌吃惊:“你要过来?”有点犹豫:“好晚了。”

杨景行笑:“我也上。”

陶萌明白的哦了一声,有些抱怨:“你不该发我们的合影。”

杨景行问:“怎么了?”

陶萌不太高兴:“你自己看。”

杨景行上了校友录,看见不少人在他和陶萌的合影照片下面留言,也没什么坏话,有表示惊讶的,有说甜蜜的,也有看出来陶萌长高了的……但是没有人确定杨景行和陶萌就怎么样了。最露骨的就是曹绫蓝:杨景行还在追班长?照片什么时候拍的?

杨景行对电话里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陶萌急:“可是拍照的时候我们还没有……”

杨景行笑:“杨景行之心路人皆知了。”

陶萌哼笑一声:“你要留言吗?”

杨景行说:“当然。”

陶萌连忙嘱咐:“别乱写,你先念给我听……你看完他们的话没?”

杨景行说:“看完了。”

陶萌不信:“哪有这么快。”

杨景行说:“今天萌萌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哈哈哈……行不行?”

陶萌说:“不行,不准叫萌萌……他们要笑。”

杨景行说:“我要复制一百遍,萌萌萌萌萌萌……”

陶萌急得叫:“不行不行,只能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叫。”

杨景行妥协:“好吧……我发好了。”

陶萌惊慌:“啊,你说的什么?!”

陶萌赶快刷新页面,看见十几条留言最下面的就是杨景行的新宣言:这只是开始,未来的路还长。

陶萌又有点抱怨:“你说的什么意思……我要不要留言?”

杨景行说:“我当然希望你说句话。”

陶萌恩赐了:“好吧。”

等了一分钟,杨景行听见陶萌说:“我发好了。”他刷新页面,看见陶萌的话是:“谢谢大家,祝所有人幸福快乐。”后面还跟了个心形图标。

杨景行检讨:“我太自私了,就想着你和我了,向你学习。新曲子本来是给你的,现在要给所有人。”

陶萌不对杨景行高要求了:“不要……你写新曲子了?”

杨景行问:“想不想听?”

陶萌说:“你弹。”

于是杨景行把手机放在双排键后方了开始弹今天下午构思晚上完成的曲子。一首甜得腻人的变奏曲,前面主题呈现就甜丝丝的,重复三遍,后面进行了两次过度两次变奏,变得越来越甜蜜。和弦偏简单,也是那种快乐温柔的类型。

乐曲总共就三分钟左右,绝对不会像《风雨同路》那样引起作品内涵上的猜测和争议,外行内行来听都是一个感觉:甜!就算节奏上做一些改变,也还会是这个感觉。那个灵光乍现出来的主题的感觉实在是太明显太浓厚太做作了。

弹完了后,杨景行拿起电话:“喜欢吗?”

陶萌不挑剔了:“好听……喜欢。”

杨景行说:“作为我们的一周日礼物送给你。”

陶萌说:“哪有一周日……我要谱子。”

杨景行说:“传给你,等一会,我先做成图片。”

陶萌问:“什么时候写的?”

杨景行说:“当然是今天,取名字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等杨景行把谱子传过去后,陶萌又说:“我想再听一遍。”

于是杨景行又弹了一遍,陶萌听出灵感了:“你觉得叫《绽放》好不好?”

杨景行说:“很好。”可不是么,前面的主题就像个花骨朵,后面的变奏就是绽放了,结尾那么鲜艳。

陶萌又说:“你等会写成手稿,写好一点,明天给我。”

杨景行说:“我打两遍草稿。”

陶萌说:“明天我是上午两节课,十点钟就下课了。”

杨景行说:“那我们早点集合。”

陶萌说:“可是你下午有课……吃饭后我就去你们学校,下午我在教室里自习,你去上课。”

杨景行说:“我不想你一个人孤零零在教室里。”

陶萌说:“一个人更安静。我和你一起下课,然后再回家。”

杨景行说:“好,那你早点休息。”

陶萌说:“十点半,是该准备睡觉了……你也早点回家,开车要小心。”

杨景行答应:“晚安。”

“晚安。”

杨景行并没早点回家,还是继续忙活。十一点一刻的时候接到陶萌的短信:我睡觉了,晚安。

杨景行回复:晚安,做个好梦。

陶萌回复:你回家了吗?早点睡觉。

杨景行说:马上回。你睡吧,别回了。

陶萌说:谢谢你的一周日礼物,晚安。再不回了。

杨景行说:晚安,这是我的手机发给你手机的。

今天就此结束。

星期五早上八点,杨景行接到陶萌的电话:“我想好了,我下课后就去你们学校,然后我们再去吃饭。”

杨景行说:“这个安排好,我等你。”

陶萌说:“早上出门的时候好冷哦,你到学校了?”

杨景行说:“到了,在自习。”

陶萌又问:“早餐吃的什么?”

杨景行汇报:“包子,豆浆。”

说了好一会后,陶萌才着急:“上课了,我挂了。”

十点半,等在校门口的杨景行看到了陶萌的车,远远过去迎接。陶萌停好车后下来,很漂亮,少女内向却灿烂的笑容简直让寒冷的空气温暖得有了淡淡的香味。

杨景行突然无耻起来:“我觉得你是喜欢我的。”

陶萌看着杨景行,脸上的笑容没了:“怎么了?”

杨景行说:“因为你变漂亮了。”

陶萌又笑:“我才没变……我口渴,想喝热的。”

于是杨景行带着她去一人买了一杯蜂蜜柚子茶,有点烫,陶萌就隔着手套暖手,走去四零二。

两人时不时互相看一眼,比如一对情侣手挽手走过的时候。陶萌问:“谱子写好了吗?”

杨景行点头:“在教室里……忘记正事了。”把自己手机拿出来说:“让它们见面。”

陶萌笑得有点责怪,不过还是把自己漂亮的手机拿出来在杨景行面前晃了晃:“你好。”

走了两步,杨景行悄悄问:“它对它印象怎么样?”

陶萌一丝狡黠:“她说他好旧。”

杨景行辩护:“手机不可貌相,别看它旧,可是功能齐,工作认真努力。每次它都鼓起身力气,让信号特别好,我可以清清楚楚听到你的声音。”

陶萌笑:“好吧,我帮他说好话。”

杨景行说重点:“让它们常联系。”

陶萌用眼神和表情说明自己看穿了杨景行。

到教室后,陶萌先巡视一圈,然后接过杨景行递来的手稿开始看,发现了和昨天的电子版有点不一样,最明显的不一样就是有标题,末页下面还有赠言:送给美丽的萌萌,祝你永远快乐。

好好看了看后,陶萌说:“我弹一遍。”

杨景行打开电钢琴让陶萌就座。陶萌酝酿了一下才开始,节奏比杨景行要求的稍慢一点,力道也小一些,就显得稍微轻柔一点。她昨天晚上肯定练过了,表现很不错。

杨景行也不鼓掌,说:“弹得好是应该的。”

陶萌又看看谱子,决定:“等会去买个件夹,别乱放……你有录音的东西吗?”

明白了陶萌的意图后,杨景行就用双排键录了一个《绽放》的音轨,再做成p放进陶萌的手机里。笔记本虽然不是专业声卡,但是软件不错,效果也还过得去。

可怜杨景行的手机连p都不能播放。陶萌不大欢喜:“你换一个。”

杨景行笑:“它刚找到女朋友,不能换。”

陶萌居然信服了这条理由,想了一下说:“我也再买一个。”

杨景行说:“好,明天去买。”

陶萌也发现了双排键是个好东西,想自己动手录制灌篮高手和爱情故事,更重要的是《风雨同路》,钢琴部分当然是得她弹。可是合成器一排键没有八十八个,杨景行只能把钢琴分布在两排键盘上。这个陶萌一时半会还适应不了,虽然能弹下来,但是不符合她自我要求。听了听杨景行模拟的小号,也没真小号那么清澈立体,只好放弃了。

杨景行说:“下次我找个录音棚,我们去录。”

陶萌说:“周末就去。”

杨景行说:“好录音棚要预约排时间,差的录不好。”

陶萌又说:“周末就预约。”

杨景行笑着点头。

陶萌问:“你笑什么?”

杨景行说:“我要你当我女朋友的原因有很多很多,其中有很小的一条就是可以把你的种种要求都变成我的快乐。”

陶萌好像不好意思起来,东瞧西瞄了一下后看着杨景行澄清:“我没种种要求。”

杨景行笑:“这是我的期待。”

陶萌暗爽一会,似乎又想起来一件无关紧要的事:“还有很多原因是什么?”

杨景行想了一下说:“有一万条,我每天告诉你一条,从最不重要的开始,今天的已经说过了。”

陶萌看了杨景行好一会,似乎央求:“我要再听一条。”

杨景行笑:“超支了明天就没有了。”

陶萌急:“不行……我只听九千九百九十天,九十九天。”

杨景行说:“好吧,倒数第二条是……你很漂亮。”

陶萌继续盯着杨景行。

杨景行警告:“再不能超支了。”

陶萌也威胁:“你以后不准重复……我都记下来!”

杨景行笑:“你真好意思啊?”

陶萌不干了,跺脚:“你烦人!”

杨景行说:“走了,吃饭去。”

陶萌站起来了还在重复:“你烦人,你烦人!”

杨景行说:“忘记了,还有个一万零一条,就是喜欢听你说烦人。”

陶萌不说了,笑得非常不情愿的忍不住跺脚。